動物越來越聰明並與人鬥智

  稻草人站田間,麻雀見怪不怪

  昨日,在石獅蚶江鎮一處稻田,張先生往自家田裡扔了塊石頭,上百隻麻雀全飛出來了,黑壓壓一片。“最近,這些偷食的麻雀多了起來,想了許多辦法見效不大。”張先生介紹,今年成群的麻雀不斷光顧稻田,農民按照老辦法設置稻草人進行驅趕,那些麻雀卻已是“見怪不怪”。記者發現,在稻田旁的大樹、電線杆上,許多麻雀棲息在上面,等人一走開,它們又飛進稻田偷食。

  市農業局植保站陳站長表示,麻雀除了吃稻穀外,還吃害蟲,是益鳥。麻雀屬於省一般保護動物,不能用毒藥捕殺或拉網捕抓,只能採取驅趕的方式。泉州師範學院化學與生命科學學院副院長戴聰傑則建議,採用敲鑼進行聲音的干擾驅逐麻雀,麻雀聽到聲響後會飛走,定時進行,效果更好。有網友建議在稻田裡撒野獸糞便進行驅趕,但戴聰傑表示,這種方法沒有科學依據,可行性不大。

  “這些小東西越來越難對付了。”面對猖獗的老鼠和蚊子,年已七旬的藍阿婆不禁發出感嘆。

  藍阿婆當年生活在農村,以前用味道不濃的農藥混進稻米或是鼠藥都可以對付老鼠,捕鼠夾效果也不錯。至於蚊子,她常常在睡前用蒲扇或衣服驅趕一下,再把蚊帳放下,蚊子就只有在外面嘆氣的分。

  但最近幾年,藍阿婆卻發現這些“傳統武器”和“常規戰術”沒有效果了:老鼠夾空空如也,老鼠藥絲毫未動;蚊帳嚴嚴實實,蚊子卻在耳邊飛來飛去。一天晚上,她看見老鼠進了櫥子,就把櫥門關閉,準備第二天再收拾它。可天亮以後,她打開櫥子卻不見老鼠蹤影,把袋子全搬出來,還沒找到。但就在她把一個袋子扔在地板上時,卻見一小團黑影“嗖”地從袋子里竄出,瞬間不見了。“這傢伙也太會‘潛伏’了。”她的兒子李先生無奈地笑著說。

  對於蚊子,李先生更有感觸。晚上坐在客廳看電視,蚊子三五成群在面前飛,可等他手上拿一個電蚊拍后,蚊子卻很“識趣”地遁逃了。一天晚上,屢屢被蚊子騷擾的他想看看它們怎麼進入蚊帳的。半夜,他突然打開手電筒,只見幾隻蚊子正在蚊帳上“步步為營”尋找漏洞,有一兩隻則沿著蚊帳與床沿的縫隙匍匐前進。看到幾隻吃得腦滿腸肥的蚊子,李先生氣憤地想用手掌消滅它們,可明明對得很准,巴掌拍去,那些看似笨重的傢伙卻躲來躲去,不見蹤影。

  採訪中記者發現,不少市民也有像藍阿婆和李先生這樣的體會。

  動物為何能與人“鬥智”

  泉州師範學院化學與生命科學學院戴聰傑副院長說,其實動物的智商是很高的,為了繁衍與生存,它們會適應不斷變化的環境。我們感覺到的動物變聰明,其實也是動物適應環境后的進化。

  戴聰傑舉例說,我們通常會用老鼠夾捕鼠,第一次老鼠很容易被捕到,之後就不一定如此輕而易舉;我們使用電蚊拍打蚊子,一段時間以後就發現,蚊子“認識”電蚊拍了;稻田裡的稻草人驅逐麻雀的效果越來越小。這些都說明動物在與人類“鬥智”的過程中,會不斷總結經驗教訓,促使整個族群得以順時而變。

  更為常見的就是馬戲團里會做算術的動物們。馴養師其實是運用了條件反射原理,在動物學習過程中,讓原來不能引起反應的某個刺激與另一個能引起反應的刺激同時出現,從而在條件刺激和無條件反應之間建立起的聯繫。馴養師在教小狗算術時,以食物刺激,反覆操練,讓算術與食物建立起聯繫,形成條件反射。

  而如果無關刺激(如聲、光等)與引起動物軀體運動的非條件刺激(如機械、電刺激肢體皮膚等)多次結合,則可形成防禦運動條件反射。老鼠在實驗箱內由於偶然踩在槓桿上得到了食物,如此重複多次,它就學會自動踩槓桿去獲得食物。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加大訓練難度,只有當某種信號(如燈光)出現時踩槓桿,才能得到食物。這樣多次強化訓練后,動物只要見到特定的信號,就會去踩槓桿。同樣道理,使用電蚊拍打開開關通電,在周圍形成一個磁場,蚊子感覺到了就會自動離開。

  即使是已經形成的條件反射,也會有消退的時候。戴聰傑說,動物形成的適應性是具有動態性的。如果沒有經常用非條件刺激來強化和鞏固,已經形成的條件反射也會受到抑制而逐漸消失,動物就不那麼“聰明”了。(圖片來源:pconline攝影部落)

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pet910.com/%E5%8F%A6%E9%A1%9E%E5%AF%B5%E7%89%A9/p1616760150.html

16

猜你喜歡